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枫

总有微芒 点亮天空

 
 
 

日志

 
 

若有所思——泡沫与顽石  

2017-01-08 17:14:41|  分类: 情感随笔(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泡沫与顽石 - 丹枫 - 丹枫
 
        虽然浅陋,但能读懂人类历史充斥着野蛮与文明的搏斗,而每一次文明的落败都是一场惨烈的灾难。
        在人类野蛮与文明的搏斗史中,为什么野蛮曾一度打败文明,是文明的力量太弱,还是野蛮的力量太强?我想,“存在即合理”不无道理,没有无辜的失败,没有天定的胜利!每一个失败必能找到一个软肋。我们从不忘指斥野蛮的低级,但我们能否也反思一下文明的崇高。毕竟文明不容败落,它关乎人类的泰平昌盛和生死存亡。

        翻阅中国古代四大美男与四大美女的风华史,不信红颜薄命天妒英才之说,但悲情确实胜过喜幸。令人惊诧的是其中有着中国古代美男代言人之称且在文学史上与陆机并峙赋坛的西晋文学大家潘安,竟为个人仕途卷入一场卑劣的政治阴谋中,为诬陷太子谋逆,甘愿受役使,冒中国文人士子修身种德,敦品励行之大忌,以一己之身用雕润华章的笔墨荼毒他人,终不得善果,被灭了三族。扼腕长叹之余,不竟悲意丛生。这文化的清泉为何只流注笔端,没有汇入精神的骨髓和血液,支撑生命俯仰天地。我想潘安不是个例,无论是历史甚或现在。

        立志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一生心系苍生,胸怀天下的诗圣杜甫,生前颠沛流离,穷困潦倒,竟至为茅屋秋风所破而无奈伤歌,终不得不寄人篱下,沉吟着“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的诗句憾死异乡。“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这样一个高贵的灵魂,这样一种令人景仰的文化人格,在以儒家文化为标尺的封建科举制度里诞生的文人士子主导社会资源的现实里,为何只有两双援手。如果说文明必经劫难才能成全悲怆的沧桑,那么将这么多悲苦强加于一个背负着文化良知和社会道义的赤诚的诗人身上,未免太不公允甚至太过残忍。如果苦难只是为了呈现经典,我宁愿吟诵那些浅俗的喜歌,也不愿用时代和生命血泪和就的伟大哀歌来刺痛自己。

         在1881年巴黎的艺术拍卖会上,曾让不识珍宝的法兰西美术界嘲笑为土俗且弃之若敝履又誓要不惜重金挽回“法国骄傲”的美术旷世杰作《晚钟》,历经曲折,最终以80.7万法郎的代价才得以留在艺术国度法兰西,回归画作者已魂归天堂的米勒的故乡,永恒的融入那片土地的辽阔与苍茫,放射它艺术生命的晖光。而在画作诞生的1850年,当初怀着神圣的爱,美与哀愁敲响《晚钟》的米勒却仅换回了富于同情且伴着屈辱的1000法郎的颜料钱,他不得不卖掉它喂养自己的孩子。
        为艺术自身的伟力感叹,更为它的流徙与悲辛感伤!
       这充满着生命永恒召唤的钟声为何非要越过生死的界限才能飘散,是农民米勒和土地的悲凉、是法兰西艺术界的悲哀、是一个文化群体的悲哀、还是人类文明的悲哀?我想那钟声里一定都能听到。如果不同的艺术能摈弃身份的偏见和突破自身的狭隘愿意用素朴,慈悲和谦卑(而这些是多么明亮而高贵的字眼啊)驻足听听那钟声,听一听米勒那句“虽然,贫困和劳动对人们来说是无休止的永恒,但人却要在逆境中争取真正的人情和深厚的诗意”的注解。我们是否能沐浴更多神圣的辉光,接受更多灵魂的洗礼,文明苦难的史册上会不会简略一笔。这样神圣的钟声,这样谦卑的驻足,我们错失过多少次,我想无法估量。

        当在余秋雨先生《稀释但丁》一文中读到,佛罗伦萨因为判了自己儿子两次死刑而不能迎回伟大诗人但丁的魂灵,争取到在但丁的墓葬前用自己供献的灯油点燃一盏长明灯,执意要把这一束光亮、一丝温暖,永久的供奉在受委屈的游子身旁时,就如同在温柔的西子湖畔赫然看到秦桧长跪在岳飞墓前的刹那,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为这一道经过漫长的黑夜而乍现的曙光闪灼,我仿佛沐浴到了人类文明的圣光和那光束里升腾的希望。可这一盏掐灭了无数心灯之后点燃的长明灯还能照亮但丁的天堂吗?我的眼泪即使再滂沱,也无法稀释万千悲恸

        我们宁愿穷尽千年去印证一首早已贴了标签的诗歌的归属,宁愿乐此不疲的探究一部虚构的《红楼梦》中的人的身世,宁愿耗费巨资前赴后继的翻拍一部荒诞的武侠小说,宁愿推动一波又一波的玄幻剧潮让人在令人气血翻涌的情节里放大瞳孔,却不愿去擎举一盏智慧和慈悲的心灯点亮迷途的人性。我们宁愿放开尺度,突破底线竭力向西方展示我们开放的姿态,赚取廉价的掌声,却不愿袒露我们穿越沧桑的灵魂。能在小小的地球上靠自己的双手和勤劳生养13亿人口,能在地球的任一角落遇见黄皮肤黑头发,世界上最晚打烊的是中国人的餐馆,当世界慑于希特勒的屠刀不敢向犹太人伸出橄榄枝时,而一只救生圈却来自遥远的中国,当我们津津乐道犹太民族的优秀时,他们却为我们的慈悲流下了感激的泪水。中国人真的没有高贵的灵魂么?五千年的风雨沧桑,真的没有交织出光辉的脉络?我们宁愿在自己的精致塔里,美化自己的人格,追求自己的意境和高深,为自己贴上孤芳自赏,遗世独立的标签,却不愿俯首红尘以佛陀苦修的愿力证得般若,教诲更多迷悟的生命。世间没有高深,大智大觉的佛都有四不思议。世间没有完美,没有哪一种人格优于哪一种人格,一切都要经过现实的检视甚或与野蛮的对垒。品味不是品格,高雅不是高贵,如果文化只是被当作一件精美的外衣披在身上美化形象,而不能融进血液强健和修美自己的精神体魄,支撑生命兀立于天地之间。那还不如用野蛮强壮自己的体格,毕竟保证不被打倒比打倒后的自我修复来得重要!

        我们惯于视听美善,所以更多的人倾向于呈现美善。因为大家都深谙一个道理,人类丑恶的神经比美善的神经敏感。人们一旦触碰到自我那根丑恶的神经,哪怕仅是一丝触碰,都会弹跳,象一只受惊的刺猬,竖起棘刺。少有甘愿被扎伤的触碰者,毕竟血淋淋的教训不容忽视。所以,浮在上面的永远是美善的泡沫,沉在下面的永远是丑恶的顽石。而泡沫易长易消,顽石千年不化。
       每一个失败都有一个软肋,我信仰文明的力量,我相信文明也能找到自己的这根软肋,彻底击溃野蛮。期待美善不再是泡沫,而成为人类文明的眼泪凝结的一颗珍珠,永远躺在人性的河床里,温润每一个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