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枫

总有微芒 点亮天空

 
 
 

日志

 
 

仓央嘉措诗选(引用)  

2012-08-04 07:24:54|  分类: 精华摘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仓央嘉措的一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迷,也是一个永恒不朽的传奇。既有宗教的神圣、政治的诡谲,又有爱情的凄美、命运的无常。在匆促的生命旅程中展尽命运的神奇,三百年来为后人所追索和探奇。他也是一个天生的诗人,他的唯美诗篇感动着后世里的无数男女。他——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当今华人世界影响力最大的文化人物之一。

      仓央嘉措的一生仿佛是一出戏。起承转合,波澜壮阔。他仿佛是那台上清雅幽静的小生,淡淡然两三句便把情意唱入你我心底。是这样的一个男子。半生荼蘼,半生寂。清净而生,清净而去。圆满的却是锦绣的一辈子。也曾在这世间趟过凡心不灭的水,笃定地要去握住那二三女子,去觅罕有的爱。以不喧不嚣之心去言明爱的正身。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他就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的容颜? 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
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
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
可有人让它蒙上了灰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
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
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我问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 佛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佛,菩萨,声闻,缘觉,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
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为六道众生;
六道众生要经历因果轮回,从中体验痛苦。
在体验痛苦的过程中,只有参透生命的真谛,才能得到永生。
凤凰,涅盘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佛门中说一个人悟道有三阶段:“勘破、放下、自在。”
的确,一个人必须要放下,才能得到自在。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明年才懂得珍惜。
我问佛:为何人有善恶之分?
佛曰: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 。
我问佛:如何能静?如何能常?
佛曰:寻找自我。
我问佛:世间为何多苦恼?
佛曰:只因不识自我。
我问佛:人为何而活?
佛曰:寻根。
我问佛:何谓之根?
佛曰:不可说。
我问佛:你多大 ?
佛曰:我就算一岁,我也是佛,你就算100岁如果固守自己的心灵那也是人 。
我问佛:世事本无常是什么意思?
佛曰:无常便是有常,无知所以无畏。
我问佛:我的感情总是起起落落。
佛曰:一切自知,一切心知,月有盈缺,潮有涨落浮浮沉沉方为太平。
佛曰:执着如渊,是渐入死亡的沿线。
佛曰:执着如尘,是徒劳的无功而返 。
佛曰:执着如泪,是滴入心中的破碎,破碎而飞散 。
佛曰:不要再求五百年,入我空门,早已超脱涅(磐) 。
我再拜无言,飘落,坠入地狱无间 。
佛曰:缘为冰。
我将冰拥在怀中,冰化了,我才发现缘没了 。
佛曰: 一切皆为虚幻 。
我信缘,不信佛道。 缘信佛,不信我。
佛曰:缘来天注定,缘去人自夺。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佛曰:刹那便是永恒。
佛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佛,菩萨,声闻,缘觉,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 .
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为六道众生。
六道众生要经历因果轮回,从中体验痛苦。
在体验痛苦的过程中,只有参透生命的真谛,才能得到永生。
凤凰.涅盘.
佛曰: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佛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佛曰: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佛曰:以物物物,则物可物;以物物非物,则物非物。物不得名之功,名不得物之实,名物不实,是以物无物也。
佛曰: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
佛曰:将生命结束在爱人面前,瞬间的痛苦,永恒的幸福,无法抵挡的诱惑
佛曰: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这一世转山
  不为轮回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
  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位被一次盛宴超度的女子
满怀春意
在佛法中轻轻地养心
她无意间抬头看了我一眼
雪域高原便颤了颤
那一天 我竖起了为她祈福的宝幡
而无处不在的菩萨
却一声不吱

暮色中的群山
由我逐一坐稳
梵音
白云
梦痕
静修止
动修观
止与观之间
佛意绵绵
我在树下梦游
灵机一动
便是千年万年

一个人 

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
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
而走不动

情人丢了
只能去梦中寻找
莲花开了
满世界都是菩萨的微笑
天也无常
地也无常
回头一望
佛便是我
我便是你

仓央嘉措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我慈悲地执行着天地万物
用一世的时光体谅时光
终究还是目光一切
阿弥陀佛
一念之间便落叶纷纷
天凉了,每滴泪都温暖着诸佛
世间事旧得不能再旧了
却依旧落花流水

 

我天高地阔地看着、想着,却不能转过身去
我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危险的春天
百花美得一错再错
杜鹃声声
佛门外的女子纷纷被说破
一边赏花 一边护法
天下大事 无始无终
哗的一声
这一生,就淌光了

随缘时,梵心静如夜空
星光下,我准确无误地匿名
爱我的人却从我的掌纹上不停地失踪
风尘中的侠女依然夜夜叫阵
人们去远方只是为了紧紧地搂住自己

我只喜欢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
沉默——苦不堪言
我喝水,替别人解渴
无力挽留闪电的浪子沦落为王
一颗青稞终于使众生重获宽恕

枕花而眠的少女
心事婉转
醒后又哗哗地流畅
为了一个灼热的眼神儿
而放弃了一次又一次盛开的机会
连自己的名字都丢在了我的梦中
我毫不宽容地接纳别人的礼仪
饥饿与口渴使我难上加难
捡废品一样把说出的话收回来
是轮回前人人必修的课程——
莲花下,血比铁硬
桃花刚落
我就知道我死得过于荒唐
哪一个祭日不配我复活呢

你有权崇拜我
但你无权拥抱我
大地山河轻得不堪承担
每一滴泪都流向大海
没有了有
有了没有
没有了有了没有
有了没有了有

如何把世上所有的路一次走完
我手捧银碗
拉萨河被一位女子反复斟酌
地空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谁的隐私不被回光返照
殉葬的花朵开合有度
菩提的果实奏响了空山
告诉我
你藏在落叶下的那些脚印
暗示着多少祭日
专供我在法外逍遥


少年的爱情
永远不够用
一杯酒足以了却一件心事
为午后预设的独木桥
在天亮前就被
一个女子梦断了
渐悟也好
顿悟也罢
谁能说清
从刀刃上失踪了多少情人


一个人在雪中弹琴
另一个人在雪中知音
我独坐须弥山巅
将万里浮云一眼看开
此外
便是不敢错过死期的众生
他们纷纷用石头减轻自己的重量
他们使尽一生的力气撒了一次谎
仅仅撒了一次谎
雪就停了
雪地上闪耀着几颗
前世的樱桃

用多少美人和香草才能驯服一颗野心
马蹄敲打着地狱的屋顶
大量的手段和智慧都弃置于荒野
一些人被另一些人用旧了
也只能在酒色中辉煌地度日
唯独那个努力不幸的人
却依然幸运地一步一步死去
而空门内外
谁又是谁呢
一想到这些
春苗就一直绿到我的枕畔

天气先于我的心情而变化
灾难比信誉
还突然
心一冷
所有的人都在一句咒语上打滑
我从莫须有的罪名起步
行色简单
心术复杂
前程被充满杀机的预言一误再误
唯有刻在骨头上的经文
为我推托世事
一眼望去,浮尘中的英雄个个落魄
镜中的美女悄悄迟暮
我为了死 才一次又一次地活了下来
而其他的人却随处羞愧

我一走
山就空了
所有的鸟都朝着相反的方向偏激
我被俗世隐瞒
转身时又被自己撞倒
从此言行暧昧
对自身毫无把握
而一再遭受目击的人
大都死于口头禅
有的甚至死于美德
当那条唯捷径省略了朝拜者
我便在一滴花露中瞬间彻悟

先是在拉萨河两岸遥相误解
不久便在细节中彼此注释
穿过一张张丧失了性别的面孔
来到群山中安息、修行
一粒无意间丢入土中的种子
无意间便轰动了高原
这时,恋人们腾出最敏感的地方
供我痛心
下雨了
很多人等着用雨伞辜负我
而我在接受捍卫的同时
内心也正在接受着雷劈

野花无法解救野蛮的盲人
野外的盲人任意盲目
用想象中的粮食度日是诗人的事
任何平头百姓或王孙贵族谁都穷不起
如果落难 骨头越贱越硬
人与人越爱越轻
死不瞑目的人就该睁着眼睛客观
活得不像话的人就该竖起耳朵听话
一想到人生没老没小
便去佛堂坚信没大没小
没你没我
想了想 一个好人
怎么活都活不好
好了好了好了
见好就收

生来渴酒
那么谁去造就宝剑
锋芒中小人奋起
羞煞满天云霞
酒色、福田、功德
无法标价
互相用眼睛煮着对方
谁能把谁放下
走吧走吧走吧
孽缘 随缘 缘缘不断
白云飘飘
一了百了

一粒种子毁灭了多少人的梦想
混战时,好钢与好人一起被用在刀刃上
话题与话题之间仅仅隔着一场梦
解梦者是风
嫩芽 飞絮 春秋轮回
谁的宝剑能气贯长虹
尽快地活着
清新的早晨怀揣诗歌超度草木
省悟后低头认真回到厨房
一五一十地避免了一天的盛宴
诞辰之日从铁腕延伸到剑峰
饱受哀悼 
到底谁配言归正传

坐在菩提树下
我观棋不语
前世
今世
来世
患得
患失 
 

我用世间所有的路
倒退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正如
月亮回到湖心
野鹤奔向闲云
我步入你
然后
一场大雪便封住了所有人的嘴

那个女子
满身都是洗也洗不尽的春色
眸子闪处,花花草草
笑口开时,山山水水
但那块发光的松石
却折射着她一生的因缘
她坐在自己的深处避邪
起来后再把那些误解她的人白白错过
一挥手
六尘境界到处都是她撒出的花种

为了今生遇见你
我的前世
早已留有余地
天一黑
家家丢人
那些任性的女孩
都在虎皮花纹中走散
那些不任性的高僧
都在顽强地举例
而一场秋雨
却篡改了
世上所有的鹦鹉与画眉
忘我的我
在寒风中
舒舒服服地
坐失江山——
我不是我
谁又是我呢

用一朵莲花商量我们的来世
再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
游山归来 世道人心已变了千年
门前的河流正在被陌生的民风歪曲
一个人征用千千万万的人
反过来就遭到应征者没完没了的怂恿
只好去野外独立
并设法补救种种遗失的借口
你穿过世事朝我走来
迈出的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座空城
这时,一支从来世射出的毒箭命定了我
唯一的退路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